您的位置 : 一点知识网 > 案生情愫
案生情愫 连载中

案生情愫

作者:猫眼如月主角:白雪,肖戈言

给大家推荐一本好看的小说《案生情愫》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作者是猫眼如月,主角叫白雪,肖戈言。一起来看案生情愫免费阅读全文目录,小说讲述了:为了父亲的遗志而女承父业开始了自己刑警生涯的时候,白雪并不认为自己是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的,直到她遇到了肖戈言。这个光凭一张脸和身材就可以横扫娱乐圈的妖孽,偏偏要用头脑来吃饭,凭借乖张性格,一举成为犯罪学领域内最神(傲)秘(娇)的奇才。不怕复杂重口,就怕平淡无奇,再大的悬案在肖戈言面前都注定无法成为难题。而肖戈言却是白雪最大的难题。想知道怎么才能尴尬而不失礼貌的表达自己对这块“狗皮膏药”的嫌弃并且不被他的迷妹们活活打死?在线等,挺急的!

本书标签: 都市,言情,暧昧,甜宠,破案,悬疑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一章 找个地洞钻了吧

楔子

夜,墨一样的黑,死亡一般的寂静,月亮藏在厚厚的云彩里面。

在D市的一处远郊,大片大片的空旷荒地上面,除了碎石和杂草之外,什么都没有,平日里夜间还会听到蛐蛐叫,此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连蛐蛐仿佛都预感到了什么,不知道躲藏到什么地方去,变得悄无声息。

就在这一片静谧当中,打从空空荡荡的公路上传来了隐隐的马达声,却并没有车子的灯光,一辆在黑暗当中看不清楚是什么颜色的汽车缓缓前行,就像夜色当中的幽灵一样。

又向前行进了几十米,车子在路边悄然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从车上跳下一个人,虽然天气仍然炎热,这人却一身黑衣,包裹严实,走起路来就像马戏团的小丑,又好像是企鹅,身子左右摆动着,笨拙的绕到车后,打开了后备箱,从里面脱出一个沉甸甸的打口袋扛在肩上,朝远处的荒地走了过去。

黑衣人来到空地中央,卸下肩膀上的口袋,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在地上,蹲下身认认真真的堆砌成一个小山似的,然后又拿出一个大水瓶,扭开盖子,把里面的液体仔仔细细的浇在那个“小山”上面。

一股浓重的血腥气腾然而起,弥漫在了夜晚的空气中。

黑衣人的眼睛在夜色当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似乎是兴奋的,又似乎夹杂着某种惆怅情绪,他就好像在制作一个精美的翻糖蛋糕,仔仔细细把瓶子里的液体全部浇在了“小山”上,努力的避免任何一丁点的留白。

做完这一切,黑衣人站直了身子,注视着面前的这一摊作品,裂开嘴,露出森森白牙,无声的笑了起来,他转过身,拿着已经空了的口袋和瓶子摇摇摆摆笨拙的走开了,越走越远,嗓子里还含混的哼着调子,心情不错的样子。

“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歌声渐远,夜色已然,只是空气当中的血腥气挥散不去。

“小山”上的液体还在缓缓的渗透流淌,月亮终于从云彩当中露出了半张脸,黯淡的月光洒下来,照在那一堆东西上头。

一滴殷红略显黏稠的液体慢慢的流下,流过了一根修长却全然没有生气的苍白手指,悬在指尖,久久没有滴落,就像是一颗血色的宝石。

“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

白雪一直是个不信邪的人,不管是什么星座、血型,什么水逆什么黄历,她可是从来都不在意的,听别人说起来的时候也不过是一笑了之,根本不当一回事,可是今天她却第一次对自己过去的这种态度产生了动摇。

或许她在出门之前还真的要查一查黄历才行,如果上面赫然写着“诸事不利”这四个大字,那就干脆在家里装鸵鸟好了,至少不会那么尴尬。

一大早,她终于因为拗不过家中二姨的表弟的嫂子的堂妹的热心牵线,不得不按照要求把自己给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按时赴约吃一顿相亲饭,为了表现得有诚意,她还特意找了一条早先买回来一直没舍得穿的新裙子,好好打扮了一下。

好吧,实话实说,她之所以把自己给打扮得美美的,其实倒也并不是因为重视那个相亲对象,单纯就是因为自己工作性质的缘故,好多的漂亮衣服,尤其是小裙子这一类的,平时都很少有机会穿,这一次家里长辈提出要求,她便顺水推舟的当成了一个过把瘾,穿上漂亮衣服裙子出去美一美的好机会。

白雪是一个女警察,确切的说还是一名刑警,虽然说她长得白白净净,一张小脸只有巴掌大,圆圆的杏核眼,小小的樱桃口,还有一笑起来脸上的两个小梨涡,怎么看都好像和那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威武雄壮的行当完全不搭,但事实就是如此,她是一名如假包换的女刑警。

这个职业到底是不是自己最心仪最理想的选择,这一点白雪也没有多想过,她之所以会选择当一名警察,一大半是源于自己的父亲。

白雪的父亲也是一名刑警,或者说,曾经是一名刑警,在白雪只有十四五岁刚刚要读高中的时候就在一次执行任务当中因公殉职,还被追认了英烈。白雪在葬礼上红着眼流着泪,脑子里全都是小时候父亲与自己相处的画面。这个男人虽然把绝大多数时间都贡献给了自己的事业,但是只要有闲暇,就一定会抽出时间来陪伴在白雪身边。

白雪清楚的记得,自己小的时候,父亲把他的大檐帽扣在自己的脑袋上,看着她拿着玩具小手枪假装自己也是警察的样子,眼睛里面满满的含着笑意,对她说:“我们家小梦以后长大了也要当警察么?”

“要!我要当一个和爸爸一样厉害的好警察!”年幼的白雪如是说。

每当这时,父亲的脸上便会绽开灿烂的笑容,用他又厚又大的手掌揉一揉白雪细软的头发,称赞上一句:“好!这才是我的好闺女呢!”

所以在三年之后填报志愿的时候,白雪就带着眼前这样对过往的回放,填下了自己的高考志愿,最终走上了“女承父业”的这一条道路。

只是当她终于走出了大学的象牙塔,走上了工作岗位的时候,她才清楚的意识到,想要成为父亲那样的优秀刑警是多么的不容易,除了职业本身的艰辛程度之外,还有白雪自己个性的问题,她原本也知道自己是一个比较胆小的人,一直以为自己只要有决心有恒心,磨炼一番总会有所改观的,可是参加工作到现在也有一年多了,她始终还是老样子。

就连今天的相亲对象也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口吻问她:“你当初是怎么想要去做那种又辛苦又危险还不赚钱的工作的呢?不会觉得不切实际和自不量力么?而且你爸都因为当警察把命丢了,你还去步他后尘,是不是有点傻啊?”

基本上这顿相亲饭就是在这个问题之后终结的,白雪也不知道这个和自己吃了一顿相亲饭的男人到底对自己的印象怎么样,反正她是没看上对方,明明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偏偏还自以为是的要命,说起话来一副指点江山的跩跩口气,这个也看不顺眼,那个也瞧不起的样子,真是太让人讨厌了。

走出饭店的时候她的心里面就已经拿定了主意,反正这个人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去见第二面了,其他方式的联系也不会有,甭管介绍人是不是家中二姨的表弟的嫂子的堂妹,这件事绝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结束了这顿不愉快的相亲饭之后,白雪打算坐车回家,窝在家里看看电影,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运气不那么好,平时这附近出租车来来往往还挺多的,偏偏今天一辆都看不到,也真的是够邪门儿的。

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仅是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头顶上还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了一朵乌云,阴沉沉的压在那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雨点来,白雪有些焦急的朝马路两端张望着,希望能赶快看到出租车的影子。

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裙子被人在身后猛地扯了一下,这可把她吓了一大跳,前段时间局里面有听说过在车站、地铁站附近抓到那种偷偷用剪刀剪坏年轻小姑娘的衣服裙子的变态,现在这光天化日,又是马路边上,自己总不至于运气那么好,竟然也遇到了这种事吧?

她猛地转过去头,看到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男人,当她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她的脑海当中不由自主的想,原来当一个人长得很帅的时候,是可以自带眩光效果的!英挺的剑眉,一双眼睛眼尾有些微微的上挑,睫毛很长,只是那黑眸看人的眼神过于清冷,所以没有办法让人把那双眼睛与“桃花眼”联想到一起,他鼻梁高挺,嘴唇偏薄,并且微微抿紧,虽然说平时白雪就是在一个严重阳盛阴衰、男女比例失调的工作单位上班,高矮胖瘦的各种类型男同事也算是看到审美疲劳了,但是看到面前的这个人,还是忘记要怎么把自己的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开。

这男人一身休闲装扮,脚下是一双黑色软皮休闲鞋,下身黑色修身牛仔裤,上身一件素白色的白色T恤衫,他很高大,估计身高直逼一百九十公分,也很结实,看起来宽肩细腰,身材很好的样子,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看起来充满了清冷气质的英俊男人,他就站在白雪的身后,手里面还捏着一把精致小巧的……折叠小剪刀!

果然是世事难料,谁能想到这么一个随随便便就能让女人流口水的大帅哥,偏偏就是自己之前听说过的那种偷偷对年轻女性衣服做手脚的变态呢!

白雪的脑子里面嗡的一下,下意识的朝自己的身后退开两步,不过她忘记了自己原本就站在人行路边,现在转过身去,背后就是马路,根本就没有那么两三步的空间可以让她去后退,就在她朝后面退开的一瞬间,那个手持折叠小剪刀的男人也向她伸出手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朝自己怀里的方向拉过来。

白雪几乎没有来得及去多想,由于高度紧张和受到了惊吓,她的身体便已经自动自发的做出了反应,伸出没有被拉住的另外一只手,朝那个男人挥了过去。

啪——。

嘀——!

在她一巴掌打在那个男人脸上的一瞬间,在她身后的马路上,一辆公交车按着喇叭从她身后呼啸而过。

白雪连后怕都顾不上,一面把自己的手腕从男人的手中挣脱出来,一面带着几分惊恐的瞪着那个男人:“你拿剪子对我的裙子做了什么?你这个流氓!”

那个男人先是被白雪甩了一巴掌,表情略微有那么一点错愕,现在听完了白雪的质问,反而笑了起来,只不过那笑容看起来和喜悦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这样算是流氓的话,我不介意接受这个指控,”他一边说,一边举起另外一只手,修长的手指间捏着一个东西,“又或者你就是有喜欢把吊牌垂在身后让别人欣赏价格,我也可以为我的自作主张向你道个歉。”

白雪定睛一看,对方手里拿着的还真是一个吊牌,而且就是自己身上这条裙子的那个品牌,就连上面印着的售价也跟自己当初买裙子的花销一模一样。

那根本就是自己裙子的吊牌好不好!这条裙子打从买回来自己就一次都没机会穿过,今天早上试穿了之后觉得效果还不错,之后也没有来得及检查一番,就因为约定的时间差不多到了,急急忙忙的出了门,难不成……自己这么老半天,就一直在身后挂着这么一条“尾巴”到处走来走去,还吃了一顿相亲饭么?

更过分的是,竟然从头到尾连个提醒自己这件事的人都没有!

好吧,终于有个人愿意帮自己解除“尾巴”的尴尬了,还被自己不问青红皂白的当成是变态甩了一巴掌,白雪有点想哭,她意识到方才那个男人忽然伸手那么拉了自己一把,也是怕自己冒冒失失的后退会被飞驰而过的公交车撞到。

自己这“恩将仇报”还真的是有够彻底的。

白雪咬着嘴唇,垂着眼皮,脸涨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现在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

谁有地洞能够借我钻一下啊?在线等,挺急的!

猜你喜欢

  1. 现情小说
  2. 灵异小说
  3. 玄幻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